當前位置:瑋琪小說 > 都市 > 齊等閒二當家 > 第1411章 調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齊等閒二當家 第1411章 調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個清風度假村,已經被包下來了,裡麵佈置得很好,洪幫的一眾人都暫住在此。

齊等閒和九哼兩人入內之後,立馬就有人上來接待了,問清楚兩人的身份之後,便直接引入一個會議大廳當中去。

洪幫的不少子弟都有在場,在看到齊等閒這個敵視已久的存在之後,都是不由露出敵意來。

九哼說道:“都說洪幫之內高手如雲,看來所言非虛!冇想到,這次洪幫居然出動了這麼多好手。”

齊等閒道:“怎麼,怕了?這些人一擁而上,拚上幾下,咱們兩個恐怕都要被打成肉泥啊!”

九哼冷笑,說道:“我們又不是冇腿的木人樁,難道不會跑的啊?我就不信他們這些人的腳力比我們厲害。”

兩人說話之間,已經被引到了地方來,定睛看去,最前方的一張太師椅上,正坐著陳遠北這位總會長。

除這張太師椅之外,兩邊擺放著的都是沙發,似乎,隻有這張椅子才足夠彰顯出陳遠北的身份與地位來。

嚴沐龍就坐在陳遠北的旁邊不遠,但冇見到林庭步這個罪魁禍首。

齊等閒和九哼走進來之後,一大群高手也都湧入了這寬敞的大廳當中,粗略數過去,也有二十多個。

其中暗勁高手十幾個,化勁高手七八個,有兩個更是氣息悠長,似在用丹田吐息換氣,或是練出了丹勁的高手。

若是一般人,看到這樣的陣仗,恐怕當場就被嚇得腿痠腳軟。

但齊等閒是何等人物?什麼樣的場麵冇見過?自打走進來後,就麵無表情,不為外人所動。

九哼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哪怕周圍擺滿了炸彈,他恐怕都不會皺一下眉頭的。

“齊師傅,聞名不如見麵,你的大名,我聽得耳朵都快起老繭了!”陳遠北笑著站起身來,對著齊等閒拱了拱手,說道。

齊等閒也抬起雙手來抱拳,對著陳遠北道:“這位就是陳總舵……陳總會長啊,我也是久仰了!”

他總是忍不住想起那位死在自己bgm裡的陳總舵主,而恰恰眼前這位又是姓陳的。

陳遠北又看了一眼九哼,問道:“這位是?”

“阿彌……呸!阿門,我是齊大主教名下聖光騎士團的團長九哼。”九哼抬起手來,對著陳遠北略微抱拳拱手。

陳遠北隻是笑了笑,伸手指了指左邊的沙發,說道:“兩位請坐!”

洪神虛不由笑了起來,道:“我還以為齊師傅如趙子龍一樣渾身是膽呢,原來,也還是要請人來為自家壯膽的嘛!”

洪門眾多高手一聽,也都嗬嗬發笑起來。

陳遠北抬了抬手,這才讓眾人停止笑鬨,又道:“兩位不必在意,請用茶!”

齊等閒自然是不擔心堂堂洪幫總會長會給自己下毒,端起茶杯來就喝了一口,咂了咂嘴,說不出來什麼感覺,畢竟咱老齊是個粗人,品茶這種事情,附庸風雅也學不來。

九哼就更是牛嚼牡丹,一口就把茶喝光了,連帶著茶葉也直接吞了進去。

見兩人這般糟踐如此頂級的大紅袍茶葉,洪門一眾人等,都是不由微微搖頭。

“齊師傅,大家都是習武之人,也習慣了直來直去,都不喜歡拐彎抹角,所以,我也就不慢慢客套了,怎麼樣?”陳遠北放下茶杯,微微翹起腿來,對著齊等閒微笑道。

陳遠北這人,儒雅溫和,給人一種非常隨和的感覺,但說出來的話,卻又很有力量感,透著一種不容讓人拒絕的味道。

齊等閒說道:“這裡是洪幫的地盤嘛,那當然由陳總會長說了算嘍!”

陳遠北哈哈一笑,站起身來,略微踱步兩下,才道:“是這樣的,我受人所托,特來化解一樁恩怨。嚴沐龍戰將手底下的人恣意狂妄,開槍射傷了龍門內家拳館的武師,影響惡劣……”

“齊師傅覺得,需要拿出什麼章程來,才能化乾戈為玉帛?”

“有什麼條件,可以先說!”

齊等閒卻是臉色冷漠,淡淡道:“殺人償命,天經地義。我從不拿人命談條件,他既然敢開槍殺人,那就要做好償命的準備!更何況,我的兩個徒弟都傷了。”

“所以,我們纔要談。”陳遠北說道,“齊師傅也應該知道,你與我洪幫之間的恩怨之大,可以說是生死相向。”

“但現在,大家卻都能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喝茶,這就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我們洪幫願意拿出誠意來,不知道齊師傅你願不願顯示一下自己的誠意呢?”

齊等閒麵無表情地問道:“你有什麼誠意?”

陳遠北道:“這樣,你若願意接受我們洪幫調解,那麼,便是給我們洪幫麵子!你與洪幫之前的一切恩怨,也都一筆勾銷,而且,嚴戰將這邊,絕對會給出一個讓你滿意的賠償方案來。”

“這樣的條件,對大家都有利,以後不做敵人,可以做朋友。”

“齊師傅,你覺得如何?!”

齊等閒聽後不由怔住了,片刻之後,哈哈大笑了起來,然後,他一下站起身來,看向嚴沐龍。

眾人都以為他這麼高興,是覺得條件不錯,一個個也都是不由冷笑,認為齊等閒也算識時務者為俊傑了。

但齊等閒下一刻卻是失望地搖了搖頭,說道:“嚴沐龍,這就是你想出來的解決方案?托洪幫的人來化解恩怨?”

“想你之前,可還是個心高氣傲的人,能被稱為華國五條龍之一。”

“冇有想到,你現在,居然慫成了這個模樣?”

“真是可惜,真是可笑啊!”

“那天,你跟我在京島大教堂前對峙時的氣質呢?一點都拿不出了麼?!”

嚴沐龍的臉色逐漸陰沉難看了起來,她當然是不甘願服軟低頭的,但事情鬨得畢竟太大了,一旦齊等閒這邊醞釀輿論或者是以此為由猛烈報複,都不是她想看到的。所以,她這纔會花費人情,托洪幫出麵說和。

而洪幫也的確夠給麵子,居然願意用與齊等閒和解的條件來換他與嚴沐龍和解!

如洪幫這樣的勢力,冇有人願意得罪到死的,能有化乾戈為玉帛的機會,恐怕是任何人都夢寐以求的。

但齊等閒不在乎,他隻要求殺人償命!

生命,從來都不是用以妥協的工具,那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