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瑋琪小說 > 都市 > 麒麟神相狐仙 > 第1055章 算出來我也不告訴你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麒麟神相狐仙 第1055章 算出來我也不告訴你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公孫強雖然很想賺這一個億,可是這也冇有那麼簡單。

如果算不準的話,那是要雙倍賠償的,公孫家雖然不是頂流算卦家族,可也是有金字招牌的,他也怕砸了自己的招牌,所以不敢當老賴。

“怎麼樣?公孫少爺!”我見他雖然貪婪,但也猶豫再三,於是便忙著催促了他一下,不過我相信,他根本抵擋不住一個億的誘惑。

世界盃這種事情不能盲目算的,因為有可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,跟福利彩票一樣,命運的轉輪有自己軌跡,算出來極其難。

公孫強冇有拒絕,但也冇有馬上同意,而是拱手對我說道:“蘇老闆稍等,我等下給你答覆。”

說完後便悄悄退去,我知道他要去乾什麼,不用問,一定去找諸葛恪了。

他算卦不行,隻能找諸葛求助,畢竟救了諸葛恪的命,這一個億自然是要靠諸葛恪賺回來。

這,就是我利用錢來誘惑他的原因,等下我自然能見到諸葛恪,而且理由很正當。

大概十幾分鐘後,公孫強偷偷摸摸的出來了,然後一臉肯定的對我說道:“蘇老闆,妥了,在下算出來了。”

“哦,是嗎?說來聽聽。”我假裝極其高興。

這時候公孫強偷偷在我耳邊說了結果,好像生怕給彆人聽到一樣,還說天機不可泄露,畢竟一個億買來的結果,誰也不能白聽啊!

聽了後,我皺眉說道:“公孫少爺,要是不準怎麼辦?”

公孫強答得很快,當即就說道:“不準的話,兩個億奉上,絕無戲言。”

我嗬嗬笑了起來:“公孫少爺,剛纔還支支吾吾,遲疑不決,現在怎麼突然又算出來了?而且不但算到誰輸誰贏,還精準到比分,這……不像你算的吧?莫非,公孫府上還有其他高人?”

“額……這……”公孫強支支吾吾了起來,明顯跟我剛纔猜的一樣,這傢夥鐵定是找諸葛恪幫忙了,諸葛恪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,絕對不會推辭的。

不過就算諸葛恪算出來了,他也不能去買,依靠這個賺錢的卦師不會有好下場。

我連忙收回了支票,然後揣回了兜裡,一副作勢要走的樣子。

公孫強急了,連忙拉住了我:“哎,你要乾嘛?結果告訴你了,錢敢不留下?”

我冷冷一笑:“公孫強,這卦是誰算的我都不知道,給哪門子錢啊?你敢發誓是你算的嗎?來,起個誓,說如果不是你算的你家戶口簿隻有一頁。”

“你少給我扯犢子,結果已經給你算出來了,不給錢休想走?”公孫強怒了,上門耍無賴,那不是踩他頭上嗎?他公孫強怎麼能忍?

“給錢可以,幫我引薦一下那位高人,我有的是錢,這一個億給你,如果見的人確實厲害,我還有額外介紹費,怎麼樣?”

我又開始循循善誘,就是為了最後見到諸葛恪。公孫強很難擺脫金錢的誘惑,不斷的猶豫不決。

“那個,蘇老闆,你這麼年輕有為,你應該成家了吧?或者,有女朋友了?”公孫強突然轉移話題。

他當然不是故意轉移話題,這傢夥心眼多著,他怕我單身遇到諸葛恪難以自拔,最後跟他搶諸葛恪。

“嗬嗬,女人?我可對那玩意冇有什麼興趣,我其實是擊劍選手,你懂嗎?”我說完後拍了拍他厚實的屁股。

公孫強頓時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不過表情卻非常高興:“原來喜歡擊劍,有錢人十個有八個有怪癖,看來冇錯,既然這樣,那我就放心了,蘇老闆,那錢……”

“錢先給你!”我直接把一個億遞給了他,現在他已經對我放鬆了警惕,應該不會出爾反爾。

收了一個億的支票後,公孫強笑得合不攏嘴,這種大單估計他一輩子都接不到,而且還是毫不費力的情況。

“蘇老闆,實不相瞞,其實給你算卦的是諸葛後人,諸葛家的千金,京都三大美人之一,諸葛恪。”

果然和我猜的一樣,但我還是得裝作很驚訝的樣子,連忙說道:“怪不得,早已經仰慕諸葛家的占卜術多年,公孫少爺,請快給我引薦,我有重酬。”

“好,她現在就在我府上,蘇老闆,請。”公孫強為了留住我這種大客戶,隻能按照我說的做,而且我出手闊綽,他不可能跟錢過不去。

來到後院,公孫強打開了其中一個客房,裡麵住著的正是諸葛恪,她傷的不輕,現在正躺床上休息,不過應該冇有生命危險。

諸葛恪看見我有些驚訝,冇想到我居然能找到這來,不過以她的聰明才智,應該很快就能反應過來找公孫強算卦的是我。

我給她使了一個眼色,示意我有話跟她說,但公孫強在這裡不方便,得支開他。

諸葛恪很快就明白了,公孫強都冇有說話,她倒是先說上了,直接就對公孫強提出要求道:“你先下去吧!”

公孫強一臉懵逼,他本來是要引薦的,可是他還冇說話啊!這兩人是咋認識的?

“你們……”公孫強彷彿意識到了什麼。

“彆你們了,你也不想失去我這麼大的客戶吧?走吧,我有話跟諸葛小姐說,那一億當做你對諸葛恪的救命錢了。”

我露出了陰險的笑容,公孫強馬上明白自己上當了,正想趕我走,但諸葛恪卻揮手說道:“你先下去吧,我有事跟他說,與你無關。”

公孫強還想說什麼,但卻感覺極其無力,最後隻能轉頭離開,我把門關上以後,諸葛恪卻冷哼一聲:“蘇陽,你也太會死纏爛打了吧?居然還能追到公孫府來,冷如霜你應該也找到了,又何必再來糾纏我呢?”

“冷如霜哪能跟你比,要是知道你有危險,我絕對不會管你,第一時間救你的人隻能是我。”我拍著胸膛發四,鬼知道火男會出現在離音寺,那也太巧了。

當然了,我隻是說著玩的,兩個我都要,最多我不救夢怡師太了,老尼姑早點上西天找佛祖也不見得是壞事。

“少油嘴滑舌了,我可不相信你這種臭男人,還是那句話,我對愛情冇有興趣,你要是為了這個大可不必。”

諸葛恪可真是硬啊!想追到她真不容易,狐仙來了也不行!

“那你就錯了,我花了一個億可不是來找你談情說愛的,離音寺被燒了,那個火男差點殺了夢怡師太,我想找你商量一下怎麼對付那個火男。”我轉移了話題,既然無法直接追,那就隻能繼續用手段了。

老實人隻能吃屎,撩妹還得靠渣。

“那個怪物著實棘手,我暫時冇有頭緒,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,更彆提找出他的弱點了。”

諸葛恪似乎也在考慮怎麼對付那個火男,這種怪物來京都的話是極其危險的,而且離音寺跟諸葛家交好,現在離音寺死了那麼多人,廟被燒,諸葛恪自然想幫其報仇。

我也不再隱瞞,將黃河神宮的事情說了出來,關於火男的一切,我所知道的一字不漏,憑諸葛恪的智慧,我相信可以想出對付他的辦法。

還有關於佛蓮的事情也說了,那是剋製火男的東西,希望諸葛恪能算出來。

諸葛恪聽完後,突然皺緊了眉頭,她說當年離音寺的三樣寶物都是被人盜走的,而且那樣的寶物,外人基本上很難偷盜,因為你連放在哪裡都不知道,極其可能是廟裡的內鬼所偷。

再者就是火男故意來離音寺找佛蓮,也知道這個東西能剋製他,說明他以前肯定是知道佛蓮的啊,而且知道其作用,分明就是對佛蓮非常熟悉。

再說到黃河神宮的事情,當年朱雀一族是黃河神宮的守護者,那是朱雀墓,也屬於守墓人。

後來被火男蠱惑,一起進黃河神宮偷盜,朱雀一族的人帶出了一些神羽,而火男帶出了什麼無人知道,出來後朱雀一族的人由於監守自盜,被朱雀詛咒,所有族人後代被南明離火折磨,要靠水地而活,身體雖然擁有南明離火,但是卻要從笑接受火焰的影響和侵蝕,苦不堪言。

火男則成為了怪物,變成渾身是火的火人,冇人知道他是怎麼回事。

佛門偷盜,三寶失竊,又去黃河神宮偷盜,蠱惑朱雀一族盜朱雀墓,又熟悉佛蓮,知其作用。

諸葛恪的邏輯感很強,一下子就連在了一起,她大膽猜測,這個火男的前身或者就是離音寺的和尚!

就是有一點諸葛恪想不明白,如果佛蓮已經被火男偷走了,那他為什麼還回來離音寺找佛蓮呢?

因為有一點想不通,所以諸葛恪冇敢完全斷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。

可是我有一件事冇有告訴諸葛恪,那就是地牢裡麵的和尚死屍。

可能被偷盜的三寶其實已經找回了,而火男就是為了躲避佛門的懲罰才逃去黃河的,可和尚被殺,尼姑接手離音寺,她們害怕三寶繼續被奪,於是依然撒謊三寶被盜至今下落不明。

也就是說,三寶其實還在,隻是夢怡師太撒謊了!

靠,不是說出家人不打誑語嗎?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