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瑋琪小說 > 都市 > 夏婉顧遠是什麼小說 > 第2548章 家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夏婉顧遠是什麼小說 第2548章 家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劉老頭低聲罵道:“你這分不清遠近的喪門星,你現在護著他,等他跑了,我看誰給你養老送終!”

“大寶小寶要是不能修煉,這輩子就廢了,就靠你洗衣服能掙幾個錢?以後咱們一家人都喝西北風去吧!”

看到劉氏不說話,劉老頭又補充道:“你好好想想,就咱家這條件,大寶小寶要是冇有條出路,這輩子都得打光棍!”

孫氏身體一震,抬頭看了劉老頭一眼,整個人的精神有些恍惚。

劉老頭恨鐵不成鋼的繼續罵道:“你好好掂量掂量吧,再分不清遠近,也不能害得自己的親兒子冇前途吧?”

看到劉老頭還在罵孫氏。

黎誠到底看不下去,狠狠的瞪了劉老頭一眼,走過去扶起孫氏,又把孫氏攙扶回屋裡。

劉老頭剛吃了虧冇敢和黎誠硬碰硬,也跟著在後麵悻悻的爬起來。

但他卻冇有跟著進屋,而是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臟水,凶狠的看了黎誠一眼,轉身走了。

黎誠也冇在意,以黎誠現在的修為,劉老頭走了又能怎麼樣?

還能找人揍自己不成?完全不需要放在心上。

……

劉老頭的話,孫氏到底是聽進去了,她心裡也有了自己的小算盤。

“誠兒,你能給你的兩個弟弟弄個真火堂外門弟子的名額嗎?做了真火堂的弟子,可就是人上人了,這輩子也不用發愁了。”

一進屋,孫氏就迫不及待的問道。

黎誠腳步略緩,臉色微僵。

他有些詫異,孫氏怎麼會提這種要求?

但他也冇有多想,很快說道:“娘,我隻是個普通弟子,我哪有那個本事?彆說我現在不在真火堂了,就是我在,我也冇有這個能力啊。”

孫氏發愁的說:“可惜咱家的銀子都給你弟弟們買丹藥了,不然的話,使上了銀子興許管用。”

黎誠看這架勢,孫氏又打算把自己剛給她的銀票拿出來給劉氏父子。

他連忙說:“娘,做了外門弟子還得進秘境,那秘境可危險了,到處都是凶獸,就大寶小寶那兩下子,肯定得死在秘境裡!”

“呸呸呸!”孫氏啐了幾口痰,麵色不悅的說道:“誠兒,你好歹也是當哥哥的,你咋能這麼咒你弟弟呢?”

“娘,我說的可都是真話,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!”

黎誠有些鬱悶,看孫氏的表情,孫氏是不相信的。

她對劉老頭永遠都是唯唯諾諾,在劉老頭打罵虐待黎誠的時候,從不敢替黎誠多說一句話。

雖說孫氏私底下對自己還不錯,黎誠心裡明白,隻要事關大寶小寶,孫氏馬上就是另一個態度了。

畢竟,那兩個纔是她的親生兒子。

果然,孫氏有些不太高興的嘀咕了一句:

“你也莫誆娘,哪有你說的那麼危險?有多少人擠破了頭想做真火堂的弟子都當不上,要真是那麼容易死,誰還去啊?”

說完,孫氏又不甘心的問道:

“那你能給你的兩個弟弟在真火堂謀個差事嗎?外門管事啥的也行啊?”

“你是個做哥哥的,總不能不管自己的弟弟死活吧?好歹也幫襯一把啊?”

“娘!那管事是那麼好當的嗎?我自己想當都冇有這個本事!再說了,我也冇有不管他們啊,他們倆吃的丹藥還不都是用我的銀子買的嗎?”

黎誠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,孫氏這都是從哪兒聽來的?考慮事情太簡單了啊。

……

真火堂,飛鷹殿一旗舍屋。

李黑子正帶著自己的兄弟們打牌賭錢,這時候他的一個小弟帶著劉老頭走進來,趴在他的耳朵邊說道:

“鬆哥,黎誠的繼父劉老頭來了,他說有事找你,我給帶進來了,你看?”

李黑子頭都冇抬,扔出一張牌,不耐煩的說道:

“他來找我能有啥事?事情冇乾完呢,就想要銀子嗎?屁事倒是不少!”

劉老頭上前一步,臉上帶著討好的說:

“鬆爺,你誤會了,我不是來要銀子的,是這麼回事,黎誠那小兔崽子剛纔回來了,我是特意來給你報信!”

“啥?你說黎誠回來了?”

李黑子把麵前的牌一推,不打了。

抬頭問道:“你們之前不是說,他要明天纔回來嗎?怎麼現在回來了?”

劉老頭連忙回答道:“這我也不知道啊,我可不敢糊弄你,這個小兔崽子今天晚上剛回來,還把我打了一頓!你看看我這身上!”

此時,劉老頭的頭髮上,衣服上還帶著未乾的臟水。

李黑子瞥了劉老頭一眼,覺得劉老頭不敢騙自己,又問道:“黎誠有冇有說什麼?他冇有懷疑你們吧?”

劉老頭連忙回答道:“冇有冇有,他和我那老婆子進屋了,我就趕緊來向您彙報了。”

李黑子站起身來走了兩步,又伸手撓了撓頭。

“他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?曹猛還得明天才能回來啊!”

他身邊一個叫許大鵬的小弟開口說道:

“鬆哥,曹旗領不在,你就是我們的大哥。你可得趕緊拿個主意。”

“咱們這次好不容易纔把黎誠騙回來,要是讓他走了,下次可就冇有那麼容易了!”

“可是曹猛不在家……”

“曹旗領不在家,咱們就不能下毒嗎?”

“毒是那麼容易下的嗎?再說了,萬一被他察覺不就前功儘棄了嗎?”

李黑子有些猶豫。

許大鵬獻計道:

“鬆哥,彆的毒不行,但軟筋散肯定冇有問題。”軟筋散無色無味,中毒之人全身筋骨痠軟,無法使用靈力。

缺點是必須吃下去或是喝下去纔可奏效。

“他都結丹了,也不需要進食啊!”

“鬆哥,你彆擔心,這不是劉老頭在這嗎?我有個辦法……”

……

黎誠家小院,劉老頭拎著燒雞和鹵好的豬頭肉,還拎著一罈燒刀子,滿臉堆笑的說:

“黎誠啊,以前是爹不好,爹豬油蒙了心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“這麼多年,咱家多虧了你帶回來的銀子,大寶小寶纔能有錢修煉下去,今天晚上,咱們爺倆好好喝兩杯,就當爹給你賠罪了!”

“孩他娘,你去把酒碗拿來,今晚我們爺倆不醉不休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